海底捞创始团队套现15.6亿,这值得惊讶吗?-美食

发布时间:2020-05-14 04:23   来源:

“海底捞股东套现了”。很多人会不自觉地在后面加上两个字:离场。其实仔细想想,套现不一定是个不正常的举动,如果一定要说张勇他们有别的目的,那就需要知道这些大股东们还有没有别的“配套”动作。

5月7日,海底捞公布配售信息。公司控股股东SP NP Ltd.以及LHY NP Ltd.配售4700万股现有股份,共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约0.89%,每股配售价33.2港元,共套现15.6亿港元,配售计划于2020年5月11日上午9时完成,配售完成后,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及舒萍夫妇合共持股57.23%,NP United Holding Ltd.持股约34.00%,SP NP Ltd.及LHY NP Ltd.则下降至7.75%。

本来,从不到1%的套现比例来看,并不算起眼,但让大家敏感的是,套现的是创始大股东,并且是在创始人张勇发布“退休信”的10天后,如此密集的动作,很难不让人多想。

01.

张勇一边发退休信一边套现

4月27日,张勇发声明称,海底捞将全面开启接班人计划,目前的几个创始大股东,施永宏、苟轶群、杨小丽均“没有资格”成为接班人,而他自己也将在10~15年内退休。

10天后,海底捞发布了配售信息,这中间还包含了5天五一假期。而拿出股权进行配售的SP NP Ltd.和LHY NP Ltd.,其实都是海底捞创始人团队的各自持股通道:SP NP Ltd.的全部股权为张勇妻子舒萍创立的家族信托Rose Trust持有,LHY NP Ltd.的权益则是由施永宏及妻子李海燕创立的家族信托Cheerful Trust所持有。

也就是说,这次配售套现的其实就是海底捞董事长兼实控人张勇夫妇,及“二把手”施永宏夫妇。配售后,海底捞的股权结构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,张勇、ZY NP Ltd.、舒萍、SP NP Ltd.及NP United Holding Ltd.将继续为公司的控股股东。

对创始团队套现超15亿的行为,海底捞在公告中称,SP NP Ltd.及LHY NP Ltd.分别对公司业务前景及长期价值表示其持续信心,并预期配售不会对集团业务或营运造成任何影响,且将套现行为解释为创始股东的“个人公益计划”。

而事实上,尽管海底捞发布公告当天报收34.2港元,高于配售价,但开市时股价低开近4%。之后各种猜测更是甚嚣尘上,很多声音的认为,以张勇为首的创始团队在发布“退休信”后,又马上套现,很可能是想从这时候开始逐步退出,而不是张勇说的10~15年之后。 

那么,创始人套现都是要离场的前兆吗?

02.

创始人套现都因为看衰企业?

从利益角度看,看衰企业想要“离场”一定要套现,但套现并不一定就是看衰“离场”。

预期企业状态,创始人提前变现  

创始团队套现,最多的情况,确实是企业经营情况不理想、下滑势头显现,创始团队要把钱装进自己的口袋,最大化收益。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,基本属于“日常操作”。而看见行业天花板,为了最大化自己利益套现的,也不少。

例如我国炊具行业首家上市企业苏泊尔。在创立之初,苏增福家族是公司最大股东,上市两年后,苏泊尔就开始与法国SEB进行收购谈判,并于2007年将52.74%的股份出售给法国公司SEB,2016年SEB集团增持苏泊尔公司股份至81.03%,苏增福家族持股比例仅为0.01%。

△苏泊尔创始人苏增福在2013年,72岁时转战水龙头市场

小家电行业门槛低、技术含量低、创新不足,一旦市场形成,就很难反击。而美的一直是市场领跑者,苏泊尔则是千年老二,对于苏增福家族的快速套现,有人认为正是苏增福看到了发展的天花板,为了避免未来的企业下行,所以选择在企业经营高点套现,实现收益最大化。

增加流通股 

针对配售公告,有媒体联系到了海底捞相关负责人,对方表示,股东配售对增加海底捞在资本市场的流动性能够产生一定的作用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在海底捞已发行的53亿股当中,张勇、施永宏夫妇持有45亿股;其它高管持有4亿股;基石投资人持有1.65亿股;参与国际配售的其它机构投资者约持2亿股;香港中小投资者持有的3000多万股仅占总股本的0.6%,市值10亿港元左右。 

也就是说,市场上海底捞的流通股仅占总股本的0.6%左右,确实非常低,而此次配售是能够对海底捞提高流动性产生一定的作用。

短期上说增大流通股会打压股价。因为股票的价格是由供需决定的,增大流通股就相当于增加了供应,如果新增的需求没有同量增加的话,会对股价形成抛压。 

但由于海底捞本身的流通股就很少,而大部分投资者虽然看到海底捞目前势能也许不能和前两年相比,但依然有价值,释放一部分流通股,有可能刺激资本市场更加关注海底捞,促使股价上涨。

而从另一个角度看,也有一些企业会用股东配售来进行股权结构的调整,这个就需要看后续海底捞股权方面有没有其他动作,目前看来,配售仅占已发行股本的约0.89%,不怎么影响海底捞的股权结构。

变现享受生活 

最典型的,可能就是前世界首富比尔·盖茨。

2014年至今,比尔·盖茨多次抛售微软股票,放入自己的基金。但我们也知道,微软现在的实际经营和比尔·盖茨已经没有太大关系,他近年的事业一直在公益等方面,套现就是套现,就是为了享受生活,无关看不看衰企业了。

但海底捞目前还不是这样,张勇现在对海底捞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实际控制人。 

另据海底捞透露,此次套现是股东个人在社会公益事业等方面,有一些资金上的计划和安排。据其提供的信息显示,今年1月21日,张勇在成都与简阳市签署协议,个人向家乡捐赠一亿人民币提升家乡医疗机构的基础医疗设施,资金在下半年到位。 

协议签署在疫情爆发之前,我们不妨大胆地无厘头猜测一下,是否疫情打乱了张勇的个人资金计划,确实需要股权套现。

03.

在没有其他动作时,

不必过分解读此次套现

那么,此次海底捞创始团队套现到底是为什么?

或许正如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曾向媒体表示的,受新冠疫情影响,曾试图通过涨价度过难关的海底捞日子难过,在疫情彻底结束仍然遥遥无期的背景下,大股东减持的原因很可能是对于海底捞前景的看衰,套现以求落袋为安,可能为今后的退出做筹划。

有券商估测,以海底捞在疫情期间所有门店平均停业45天为前提,并以2020全年翻台率下降至4.0次/天的保守假设下,海底捞2020年业绩约17.48亿元,下滑25.5%,而此前预期增长41.5%。

东吴证券则认为,其过去几年试图进行海外扩张,突破开店节奏瓶颈,但疫情对中国及全球经济的打击,导致经济存在衰退风险,让消费需求大幅下滑,除了在一二线门店增长下滑、规模扩张即将到达天花板的情况下,2020年业绩可能存在较大下降风险之外,其经营还有低于预期的潜在风险。 

从这个角度看来,海底捞配售的时间节点,符合很多企业创始人套现离场的时间节点,加上张勇夫妇早已移民,也难怪大家纷纷猜测创始团队正在筹划套现离场。

北商研究院特邀专家、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也表示:“张勇夫妇等创始人退场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不可能在退休前突然将股份进行配售、转让等,因此需要一步步‘套现’离场,这是可以理解的”,将股权转化为收益也是收取创业回报的一种方式。 

而在发布上年度财报后,经营状况被很多人看衰、疫情影响又久久不退的情况下,海底捞又是发“退休信”又是配售股权,接班人选拔计划还历时十年之久,也有不少人认为,海底捞难逃炒作之嫌。有分析指出,引起市场关注或是海底捞面临业绩尴尬期的一种策略。

当然,我们也不能完全排除创始人们在经过这么多年艰苦奋斗之后,就是想套现享受一下生活,尽管这种可能性极小。

言归正传,红餐网认为,虽然此次配售的时间节点非常敏感,但在没有更多动作的情况下,我们也没有必要过度解读。 因为在没有其他动作、其他证据支撑的情况下,任何解读都是一种并没有几分把握的猜测。

毕竟海底捞现在依然是国内甚至是全世界最大的火锅连锁企业,也是拥有众多产业链公司的上市餐饮集团,经营数据依然逐年看涨,即使有下滑的风险,但主营业务和其他板块也都还有潜力可挖,就看接下来高管团队,以及接班人计划中可能脱颖而出的员工,如何去为海底捞规划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蓝图。

上一篇:开了13年的这家豫菜名店,竟然关门了?-美食
下一篇:餐饮业迎大变革,品牌定位专家王玉刚解读业态
热门文章